首页 > 政经 > 政经 >

白沟万亩良田变新城 谁的盛宴?

2017-08-25 00:00:00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中房报记者 樊永锋 河北白沟报道 河北省保定市白沟镇,如今的白沟新城,这个华北平原上的“中国箱包之都”,在辉

中房报记者 樊永锋 河北白沟报道

河北省保定市白沟镇,如今的白沟新城,这个华北平原上的“中国箱包之都”,在辉煌成长的背后伴随着轰轰烈烈的“圈地运动”,大片良田变成城市,沧海桑田的土地盛宴背后,却处处充满着难见光明的颛顼与苟且。

2017年1月7日,轰动全国的“白沟11·16暴力占地案”已经过了将近两月,侦破无结果,受伤村民却被要求私了。

“案发后,白沟分局的调查一直没结果,我弟弟当时被撞得当场休克,颅脑损伤失忆,眼睛视神经受损,保定司法鉴定中心却要鉴定为‘轻微伤’,白沟镇政府通过中间人传话想私了。”对地方政府的态度,陶志刚抑制不住愤怒。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这起暴力占地案背后,潜藏的是白沟新城在城市发展建设过程中疯狂的土地买卖,以及复杂的利益链条。

近万亩耕地(多数为基本农田)被侵占,村委会权力涣散,失地村民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地方政府部门通过权力与民争利,此次事件仅仅是当地诸多土地矛盾的一个爆点。

华梓营村:

谁在行使村委会职权

华梓营村,隶属白沟镇,是典型的城乡接合部,随着白沟新城城市建设扩容,村里土地价格逐年水涨船高,但是村民却并未因此受益。

“当时只给了500元/亩的青苗补偿款,承包期剩余17年合计8500元/亩,当时政府确定的补偿价格应该是3.6万元/亩。”熟知华梓营村土地情况的村民陶冶表示。

据他介绍,华梓营村征地始于2010年,征用耕地1480亩,其中80多亩卖与开发商,56亩用于建白沟新城东一环,剩余约1340亩则全被围挡圈占。

“2010年10月15日村广播通知,土地已经卖了,不能再进行耕种,10月25日,镇政府把1340亩地用围墙圈了起来。12月21日至23日,全体村民联合签名把围墙推倒。”他说。

时间到了2013年11月,“又叫村民领钱,1万元/亩,保定银行办的存折说是代发工资而不是补偿款。绝大部分村民没领。当时实际征地补偿款是4万元/亩,至于这1000多亩地究竟有多少补偿款,无人知晓。村民只知道镇政府拿剩余的钱约合200万元修了自来水,180万元左右修了村里道路、卫生所、垃圾池,其余部分是否被挪用,只有村委会成员及镇政府知道。”他说。

土地被征用、补偿款去向不明的原因,多数受访村民认为:“由于常年没有村委会,村民小组权力涣散,镇政府越俎代庖。”

据陶冶回忆,早在2011年6月,原主任陶栓柱辞职后,村委会就解散了,至今没有村委会,仅由镇政府指派的村工作小组负责村上日常工作。

让村民疑惑的是:“11·16案土地中涉及的8宗农用地转建设用地文件都是2011年10月以后批复的,在没开村民代表大会、没有村委会法人代表签字确认的情况下,征地审批程序怎么走的。此外当时征用的多数是基本农田,是谁赋予白沟镇政府权力的?白沟镇每年能有多少用地指标?”

“村委会解散后,华梓营村委会公章、村账本均上交由白沟镇政府代管。”姚增雷说,虽然两届村委会没有选举,但华梓营村财务5年多时间里都是用陶栓柱的私人章,在陶栓柱去世后仍在用。

虽然时任白沟镇镇长的谢书玉表示该地块用地指标是从阜平县购买的,但村民表示从来没有见过相关批复文件。

如此多年,累积的土地问题未得到妥善解决,将华梓营村村民的怒火累加到了顶点,开发商暴力占地则将村民的怒火点燃。

许庄村:

4250亩耕地被蚕食

许庄村,紧邻华梓营村,是白沟新城开发建设核心区域,也是土地被征用较集中的村之一。

据调查,许庄村有登记在册耕地约5500多亩,多数为当地政府划定的基本农田,其中4250亩被征用,截至目前村民拿到手的补偿费用仅有500元/亩青苗补偿款,其余钱款去向不明。

熟知该村土地情况的村民吴丁诚老人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村里全部登记在册的农耕地约5500亩,不包括道路、田垄的非农用地数目。加上这些非农地,数目应该更多。”

据他介绍,许庄村征地是从2005年开始的,陆续卖地4250亩。该村有1800亩自留地,但“这1800亩自留地也没保住,其中800亩被议价卖给开发商,600亩被用作村上新民居建设,实际仅留下400亩。”

虽然该村800亩土地以13万元/亩的价格卖给开发商,但村民却没得到任何实际收益。

“这13万元/亩的补偿款分配也让人看不懂,其中4万元/亩(合计3200万元)被镇政府留下,说是用于支付村民征地补偿款(实际并未下发),剩下9万元/亩(合计7200万元),则被镇政府代村委会保管。”他说。

2007年,白沟镇政府组织许庄村村委会成员与村民代表协商,给许庄村集中开发建设新民居占地600亩。“资金来源由村卖地款垫付,村上土地出让款也就不给村委会、村民下发。”他说,然而直到现在,许庄村村民依然无法搬进所谓新民居。

近两年,村民希望入住已具备搬迁条件的新民居,但障碍却不少,其一是村民希望公开村里的账目,核算近几年的卖地收入,核算新民居建设成本。对此村委会及白沟镇政府并不积极。其二是出让给开发商的800亩地出让金去向成谜。

作为村民代表的吴丁诚曾向镇政府提出查看出让金的存留情况,却遭到拒绝。“有一次镇政府组织开村民代表会,我们提出剩余钱款去向问题,镇政府一再表示已存入银行,我们提出查看存款凭证,镇政府、村委会却百般推脱不答应。”他说。

被征用的4000多亩耕地,则被化整为零分割出售,多数进行房地产项目开发,也有部分用作厂房建设。

他说:“当时这些土地都是镇政府强行卖的,没经过大多数村民或者村民代表同意,这其中有不到2000亩是以3万元/亩出让的,每年按500元/亩补偿,30年承包期还差16年合计8000元/亩,一次性支付给村民,村民仍然可进行耕种,待土地被实际开发时,再根据村民土地种植情况,另以500元/亩进行补偿。”

但村民到现在也没收到补偿款。面对村民质疑,村干部答复是租。“实际情况是土地已被开发为房地产项目,何来租地?”吴丁诚说。

“当地政府目的是给足每年500元/亩青苗补偿款,提前把土地收回,待真正出让土地的时候,土地出让金不会给村民下发一分钱。”

吴丁诚认为,村委会的弱势造就了白沟镇政府的强势,“我们村的村干部特听从镇政府,镇政府大面积征地,他们一句异议都不敢说。”吴丁诚称:“卖地火爆那几年,开发商给村干部每月发3000元,饭店吃饭免费。”

如此数目的耕地缘何能顺利地买卖?答案是以租代征。

据吴丁诚回忆,2007年,他与其他村民代表就征地批文一事,征询过白沟镇政府时任镇长谢书玉,答复是肯定有,但让村民去高碑店市国土局查。

然而,当时高碑店市国土局一位黄姓工作人员的答复让他们震惊:“根本没有批文,若是有批文,镇政府早贴你们村公开告示了,许庄村耕地都是基本农田,谁敢轻易批复,只能是默许。”

时至今日,许庄村土地被侵占已成既定事实,而受益者却不是许庄村村民。

《中国报道》杂志社曾对许庄村违规占地盛行的原因予以揭露:“白沟新城管委会相关人员利用职权,以每年500元/亩补偿剩余承包期的做法,侵害土地承包经营权,倒卖土地贪污补偿款,村账务不公开,政府强行占取土地,村民逐级上访,却遭到当地政府截留、控制并拘留。”

东芦僧村:

少批多占 批文存疑

“我们村上访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回复。”梁女士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东芦僧村,全村农耕地约合1708亩,白沟镇政府先后两次征用土地600多亩,分别合380亩、271亩。

这两次征地过程中,合计有土地使用证的地块仅60亩,其中一块实际征地271亩,所征土地被出售给当地房地产开发企业天德一品。

在华梓营村土地冲突发生日前后,天德一品也派人到地块进行四至确认,准备圈占,被村民阻拦。

“村两委带我们村民去镇政府开会,但是镇政府从来不让村民看征地批复手续,国土局也不让村民查看。至于原因从镇政府到国土局不给出任何解释。”梁女士表示。

对此,白沟新城国土分局杜主任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东芦村271亩都有正式项目批文,其中60多亩有土地使用证。”

实际上,东芦僧村村民面临的状况是“要房没房,要地没地,要钱没钱。”

目前,东芦僧村村民欲对土地问题逐级上访:“我们要求很简单,第一废除东芦村所有非法土地270亩审批,第二进行土地确权,第三以后土地开发由东芦村村两委和村民商议决定,不允许镇政府擅自决策。”

鲸吞万亩耕地

利益谁占?

白沟新城建设迅猛发展,牵出的疑问是,一个小镇蜕变为一座新城的过程中,地从何来?

当地村民查阅各村地籍情况后,给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提供了一份白沟新城建设过程中从各村征用土地的数目。当地村民表示,所征土地多数为各村的基本农田。

具体情况为,许庄村有耕地5500亩,占用4250亩;义合庄耕地2230亩,占用700多亩(2010年圈占);南留村耕地1445亩,全部被占;东芦僧村耕地1708亩,被占约651亩;西芦僧村耕地703亩,全部被占;华梓营村耕地1709亩,占地1500亩;宋村耕地375亩,全部被占;黄庄村耕地280亩,被占约90亩(2010年圈占)。

以上均为所占耕地数目,除耕地外其他闲散土地数目不详,补偿情况大体相同,均是以每年500元/亩补偿剩余承包年限,征地补偿款多数没发到村民手中。

对各村土地被违规侵占、村民权益得不到保护的原因,村民认为,“有的村是没有村委会,更多村的村委会形同虚设,村委会成员都在寻求获益,村民对村委会的卖地行为多数敢怒不敢言。”

对此情况,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曾致函白沟镇政府,但至截稿前未收到任何回复。

白沟新城国土分局杜主任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体到各村征地多少亩,没有人将征地数目上报到国土局,无法统计。”

他说:“我不管违法不违法,但华梓营村有不到700亩是有正式批文的,东芦村271亩都是有正式项目批文的,其中60多亩有土地使用证,其他土地是否有使用证不太清楚。他们村所说几千亩是不是跟哪个村达成了开发意向,或者私下开发都不好说。”

对合法用地征地补偿标准,杜主任介绍,白沟土地区片补偿价格分3个阶段,2009~2011年是3.6万元/亩,2012~1014年为52100元/亩,2015~2017年为8.5万元/亩。

据悉,2016年,白沟新城依托第二批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和新批复的国家“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建设,积极承接京津地区商贸产业转移外溢,并结合产业、城乡、土地利用等专项规划,白沟新城组织规划了白沟特色商贸小镇(镇中镇)项目。

白沟特色商贸小镇剥离于原有建成区,为白沟新城规划现在及未来商贸产业重点发展区域,总占地面积5400亩(3.6平方公里),包括商业用地2450亩,配套住宅用地750亩,文化设施及行政办公用地360亩,公园绿地、道路及其他用地1840亩。

特色小镇区域为白沟新城承接北京商贸及配套产业转移集中承载地,依托于原有产业基础和产业优势条件,小镇重点规划发展商贸、物流、电子商务和旅游购物四大产业,产业格局已经初具雏形。

又一轮借政策东风启航的白沟新城的开发,不可避免又将成为一场土地盛宴,这又将是谁的盛宴?当地失地群众能否从这新一轮发展过程中获益,还将是个未知数。

摆在他们眼前最现实的问题是:谁侵占了白沟镇多个村的土地出让金,失去的土地权益如何挽回?

关键词: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0 次打赏

相关文章

站内推荐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