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深度 >

一个20亿元政府重点工程“烂尾”悲情

2017-12-03 12:40:27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四川九彩在“招凤引蝶”、红红火火的施工场面中,因资金链断裂,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于2014年整体停工。

■中房报记者 崔军民 四川巴中报道
 
“这条路是我铺垫起来的,这条通向山上的石阶梯是我建的……全是垫资,工程款不给,保证金也无钱可退……”不善于言语表达的崔敬荣,在四川巴中南龛文化产业园指着他曾经承建的工程愤怒地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说。
 
四年前(2013年11月),崔敬荣与黑龙江大庆建筑安装集团有限公司巴中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部(以下简称“大庆公司”)签订了巴中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的部分工程承包合同。大庆公司的上家是该工程的总承包方四川九彩文化产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九彩”)。
 
崔敬荣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四年前,他在自己家乡重庆某县城住着一套价值几十万元的房子,并开着一辆价值40多万元的丰田汉兰达越野车,可谓风光一时。四年后的今天,明明大庆公司和四川九彩拖欠崔敬荣一百几十万元的工程款,自己却被当地法院列入了“老赖”名单,原因是有民工把他起诉到当地法院了。被列入“老赖”名单后,不能乘动车和高铁了,飞机也不能乘了,很多权利都被限制。为解决民工工资,他把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车也卖了,还借了高利贷。现在,由于债台高筑,只得带着家人过着颠沛流离的逃债生活。
 
崔敬荣只是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上大大小小上百个工程承包商中的一个。
 
张光辉是以四川朝元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元公司”)的名义与四川九彩直接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他承揽的是南龛文化产业园核心区域庆典广场的一栋商业商务中心大楼。他垫资了3000万元,大楼已封顶。因四川九彩拖欠工程款而被迫停工,如今,四处躲债。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所采访的几个承包商,都进行了实地考察。说起开头,他们都觉得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是巴中市政府的重点项目,“当时看到施工现场塔吊林立,人头攒动,红红火火的项目,热闹得很。都觉得这个项目肯定没问题”。
 
四川九彩在“招凤引蝶”、红红火火的施工场面中,因资金链断裂,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于2014年整体停工。
承包商“赔了夫人又折兵”
 
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是巴中市政府的重点项目,也是四川省第三批文化产业示范基地。于2011年由巴中市政府从中国西部博览会招商引资签约,由云南九彩云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九彩”)整体投资开发建设。云南九彩进驻该项目后,注册成立了四川九彩。
 
据工商信息显示,云南九彩法人代表为陈明敬,该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人民币。陈明敬持股75%。
 
而四川九彩,陈明敬持有100%股权。注册资本由原来的5000万元做多次变更后,最终显示注册资本为2.5亿元。还显示中新房南方集团有限公司为其股东,认缴额未予显示,但股东之间持股比例曾做多次变更。
 
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占地面积达13.8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区占0.68平方公里,包括庆典广场在内。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到,在整个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中,政府与四川九彩之间有多种合作运营模式。其中,公益性项目,如飞霞阁、兵器展场、将帅碑林、博物馆的修建、修复等属于BT模式,而带有商业性的项目则采用了BOT模式,如巴国阳春商业街。四川九彩相关负责人证实,巴国阳春商业街项目曾几次变更运营模式,由原来的BT模式变成了BOT模式,而现在当地政府又想变更为BT模式。“其实我们还是愿意做BT模式,建成后直接支付我们回购款就是了。”四川九彩一位相关负责人说。
 
就有关庆典广场三栋商业大楼的产权问题,该相关负责人称“也是BOT模式”。不过,巴中南龛文化产业园管委会(以下简称“南管委”)办公室主任李科则称“庆典广场的那三栋楼属于四川九彩的自有产权”。
 
所谓BT模式,意即“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非经营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BT模式是BOT模式的一种变换形式。而BOT模式,即“建设—经营—转让”。是对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和经营的一种方式,由政府向私人机构颁布特许,允许其在一定时期内筹集资金建设某一基础设施并管理和经营该设施。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于11月下旬,在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实地走访看到,整个项目的核心区庆典广场,已经是杂草丛生,三栋已封顶的大楼孤零零地矗立在空旷的草地里。三栋大楼曾分别规划为庆典广场商业会展中心、商业商务中心和星级宾馆。
 
这三栋大楼的侧面分别粘贴着巴中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购房提示,提醒广大购房户在购房前要确定该项目是否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及《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并友情提示购房户不可购买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房屋。落款时间是2014年7月4日。
 
记者注意到,这个时间节点正是四川九彩资金链断裂,很多购房户要求退款的非常时期。
 
在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走访中了解到,在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上,大大小小上百个承包商中,不仅没要到工程款,保证金也没退还。一些承包商交纳了保证金后,始终没有进去施工现场。
 
成都的范仪中就是一例。他直接与云南九彩签订的合同,用于承建拆迁安置房。交纳保证金50万元(记者注:由于当时还没有注册四川九彩,合同与云南九彩签订,且保证金汇入的是云南九彩巴中专用账户)按所签合同约定,范仪中先垫付400万元用于工程铺垫,然后再按每个月工程量的80%支付工程款。“保证金交纳后,他们一直让等,说是条件还不成熟,又说是规划还没通过,后来就停工了。”范仪中说。
 
记者走访中了解到,保证金少则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甚至有交纳上千万元的。“仅自己认识的八九个没有进入施工现场的老板,交纳的保证金合在一起至少上亿元。”范仪中说。
四川九彩的资金问题或许能从相关文件中窥见一斑。2016年1月份,四川九彩曾向巴中市政府提出申请,认为四川九彩在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上已经创造产值达8.4亿元,8项BT工程要推进到全面竣工交付使用还需要投入1.663亿元。……亟待巴中市政府认真落实《关于加快推进城市建设重点项目的通知》(巴委办2015年57号文件)中“未能达到回购条件的……支付回购额不超过40%”的政策规定。
 
这份申请在巴中市政府成了水中月。“巴中330多万人口,而巴中每年的财政收入仅40多个亿。这样的财政收入也只是能够解决吃饭而已,要想搞个高大上的项目很难。根本无法把资金投入到基础设施性建设或公共公益性建设中来。”有熟悉巴中的相关人士分析。
 
“尽管巴中市政府也在努力解决资金短板问题,并且后来也出钱了,那也只是杯水车薪。是借给九彩的,属于资产置换,数目很小。并且这个资金要由九彩公司和管委会共管。”四川九彩一位相关负责人说。
 
被征地村民安置房无着落
 
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建设,村民安置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地处巴州区柏杨庙村。2012年柏杨庙村子里大约100户~200户村民涉及拆迁。当时承诺,18个月交付安置房,四川九彩并约定按原有旧房面积每平方米每个月支付12元的安置过渡费,“四川九彩只支付了两年就停止。后来一直由政府支付到现在了。”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安置房施工现场看到,围墙内矗立着5栋没有封顶的楼房。包括小区内幼儿园和商场在内。该项目的公示牌显示,建设单位为巴中智慧低碳新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中智慧低碳”)。项目名称为南龛文化产业园柏杨庙安置房项目。楼栋数为15栋。
 
柏杨庙村村民杨天告诉记者,由于四川九彩资金问题,陈明敬把安置房项目转给了巴中智慧低碳。2016年巴中智慧低碳进入施工现场开始建设,而今年6月份停工至今。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查询发现,巴中智慧低碳为四川金江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金江达”)的全资子公司,陈明敬担任经理。工商信息显示,巴中智慧低碳于今年7月份由云南九彩转让给了四川金江达。
 
在南龛文化产业园的一片项目部聚集区,有的项目部大门紧闭,有的电动伸缩大门错开一道门缝,有的干脆大门都没有了。每一个项目部上,都曾经竖立的一面旗帜,如今早已飘落,只剩下旗杆。这里已经没有了当年人来人往的喧嚣与机器轰鸣声。几十个项目部,有的已经完全撤离,有的只保留了一两个人留守。2016年,所有项目部都欠下了电业部门的电费,电也被强制掐断了。最终,南管委出面协调,算是通了电。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巴中走访时听到不同的声音。有人把责任推给了巴中市政府,认为巴中市政府没有按文件规定支付一定的回购资金,导致四川九彩的资金链条断裂;还有人认为,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未能得到金融界的扶持,“我们已经创造了近10个亿的产值,哪怕金融机构给我们放贷产值的20%,也能让我们走活这盘棋。”更多的则是承包商的不平和质疑,“招商引资的时候,相关部门是如何考察的?有没有实地考察?一个注册资金2000万元的云南九彩能否担当得起这么高大上的项目?”
 
“这棵树是我当年来到项目上的时候栽下的,如今都那么粗了。”一位项目部留守人员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比划着说。
 
南龛文化产业园项目商业区域建设,以及庆典广场三栋商业大楼的建设是否有手续?安置房建设是否有手续?下一步如何决策?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走访巴中市政府和南管委,无果。
 
(文中杨天系化名)

关键词:烂尾 四川九彩 巴中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0 次打赏

站内推荐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商务信息

本网站由中国房地产报新媒体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京ICP备17051690号-1
Copyright 2012 CRB New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