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深度 >

“红顶商人”遭高利贷击落 石家庄昔日地王骗局调查

2018-02-11 13:18:00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这次骗局发生在石家庄房地产行业,2007年时的一宗单价地王,现在因高利贷跌入涉嫌诈骗的漩涡,“一房二卖”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

■中房报记者 樊永锋 河北石家庄报道
 
只要存在骗局,就会有穿帮的那一天。再怎么精心编织,也无可挽救。
 
这次骗局发生在石家庄房地产行业,2007年时的一宗单价地王,现在因高利贷跌入涉嫌诈骗的漩涡,“一房二卖”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
 
穿帮的事情一般都具有戏剧性。本次开发商王保山案件事发就是因为有业主前去收房,发现开发商将自己所购买的房源已出售给他人,并发现同样掉入此骗局的人不独自己。
 
望公府,地处石家庄桥西区核心区域,88栋徽派中式仿古庭院联排别墅,稀缺、奢华的属性,让该项目在2013年推出就被抢购一空,买房人的命运,却因为开发商河北隆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基地产”)的高利贷裹挟,陷入一房二卖涉嫌诈骗的死局。
 
望公府项目地块,是隆基地产于2007年6月,以高达527万元/亩的单价, 1.95亿元的总价从竞拍对手中夺得,成为当年震动石家庄地产圈的单价地王。
 
项目的操盘者,隆基地产的实际控制人王保山,这个以装修各地革命纪念馆为主业的红顶商人,在这场土地、资本盛宴中,据信因高利贷玩火过甚而深陷牢笼,所留下的残局待解。
 
此间,数十位艰难维权的购房者,结对成组,苦苦等候破局;早已将房产纳入名下而隐匿的高利贷者在隔岸观火,按兵不动;更有石家庄市内的公职人员购房者,无法公开维权,只能暗自叫苦。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项目现场调查发现,望公府项目高墙围挡、大门紧锁,但依稀可见白墙灰瓦,在周围环境映衬下尽显奢华。
 
采访期间,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曾多次请求通过石家庄市委宣传部约访石家庄市住建局,但是均被双方相互推诿,避而不见。
 
在一份业主提供的石家庄市住建局于2018年1月31日出示的《关于望公府项目相关情况的说明中》中提及,隆基地产为解决资金问题,采取高息贷款融资,并将已售房产备案到债权人或债权人指定的第三人名下,涉嫌合同诈骗。
 
最新消息显示,石家庄市委、市政府,桥西区委、区政府,桥西区公安部门均表态,将尽快查实相关情况,依法、从速解决群众遇到的难题。
 
然而,多位受访购房者表示:“在发现开发商一房二卖的情况下,多位购房者前期通过各种途径寻求桥西区乃至石家庄市住建局、法院、公安局等相关部门协助和履行监管职责,却被相互推诿,任由开发商频繁更替法人;以及在媒体关注后,政府部门积极表态,监管部门积极调查的鲜明态度转变的强烈反差。”
 
让他们不得不忧虑:“当地政府和相关监管部门的双面性,让表态成为一阵风。”
苦心维权路
 
“为这套房子,我已是被折腾的精疲力竭。”周先生说起自己的遭遇满脸疲倦和无奈,4年前,他花费近700万元(实付400万元首付款)巨资购买的望公府第六栋601号别墅,在隆基地产迟迟不肯交房的情况下,周先生在对隆基地产提起诉讼过程中,却被告知隆基地产已将他的房产备案在别人名下。
 
据周先生追述,2013年3月8日,他与隆基地产签订了《商品房认购协议》,约定以总价约668.9万元购买隆基地产开发的位于石家庄桥西区新石中路165号,宗地编号桥西国用(2009)第00151号地块上建设的望公府项目第六栋第601号(东区第三排楼头)联排别墅,房屋建筑面积371.61平方米。
 
协议签订后,周先生分别于2013年3月8日、5月30日、8月2日分期交纳购房款350万元。
 
2014年1月10日,隆基地产又催周先生补缴约51.9万元,并签订了补充协议,承诺周先生所购房产产权清晰无争议、无抵押,在周先生补齐首付款后,双方按约定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同意周先生提前开工装修,然而至此之后,隆基地产并未与周先生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
 
让周先生未曾想到的是,在他于2014年缴纳最后一笔首付款尾款之前,隆基地产已将他所购房产备案在购买人杨X名下(合同签订日期:2013年11月7日)。
 
直至2016年4月,周先生在起诉隆基地产时,才发现自己所购房屋已被他人网签备案。
 
此间,周先生通过信访、司法途径均未有任何进展,2018年2月1日,周先生向桥西区经侦大队提起立案申请,让他颇感欣慰的是桥西区公安局已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让他沉寂的心重燃希望之火。
 
与周先生同样遭遇的还有陈女士、李先生等数位真正的购房者,他们与隆基地产同样签订了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认购协议,并交纳了数百万元的首付款后,所购房屋被网签备案至别人名下。
 
据购房者介绍,从2015年隆基地产违约之日起,他们就通过各种途径进行维权。时至今日,随着政府及相关部门的重视,让他们的漫漫维权路重燃希望。
无法执行的法院胜诉
 
上述几位维权业主,均通过桥西区法院进行过诉讼,虽然胜诉,但是由于望公府项目,多数未交付房产已被隆基地产备案至他人名下或者被诉前保全查封,无法执行,让他们的胜诉失去了意义,成为横在多数购房者面前的一道坎。
 
在李先生提供的一份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8日作出的(2016)冀0104民初781号《民事判决书》让他无比尴尬,“官司是胜了,但没法执行,退钱没钱,要房已被别人备案。”他说。
 
据该《民事判决书》显示,李先生代理人参加了诉讼,但是隆基地产却经法院传唤,拒不到场。
 
李先生于2013年3月,通过广告获悉隆基地产开发望公府项目,在项目现场被告知已封顶的情况下,选定第六栋103号(总价737.2万元)房源,先后分期缴纳368.2万元首付款。
 
其中,在2014年4月2日,李先生被催缴房款153.2万元,并被告知2014年5月1日交房,交房期到后,隆基地产以各种理由推迟交房。
 
后经李先生了解,隆基地产其实已将房屋网签备案至乔X芳名下,故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商品房认购协议》,退还李先生已支付购房款368.2万元,以及利息约88.84万元,诉讼费、保全费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
 
最终的判决为,解除李先生与隆基地产购房协议;隆基地产应当向李先生支付368.2万元购房款及利息,但是利息计息以分期付款时同期银行利息计付。
 
然而,这份2016年7月份的判决书,由于开发商主要负责人王保山的失联,以及房产已被网签备案等原因,拖至今日仍未执行。
 
胡先生同样购买了高达1288万元的住宅加商业房,隆基地产优惠51.52万元,并签订了预订协议,分期缴纳了900万元购房款。岂料他所购房同样被隆基地产以757.71万元的价格出让给石家庄华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虽然桥西区法院判决终止胡先生与隆基地产2013年5月16日签订的《商品房认购协议》的履行;隆基地产退还胡先生900万元购房款及利息,利息按照同期贷款利率两倍计付……但是这样的判决同样无法执行,好在他通过诉前保全申请暂时查封了部分商铺,算是让自己稍有安全感。
 
周先生、李先生及其他多位购房者就没有这么幸运,仅是拿到一纸判决书,再无他法。这一结果让多数购房者束手无策,只能寄望于政府职能部门介入。


真假购房者
 
多位受访业主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有部分购房者希望隆基地产进行破产清算,这样可以解决部分购房者退款及继续履行协议的诉求。”
 
但是,多数真正的购房者并不希望隆基地产启动破产程序。原因在于“破产对于小贷公司及高利贷放贷者有利,而对于多数真正购房者来说无任何益处,因为多数主张破产清算的均是提前备案或网签的小贷公司或高利贷个人。”
 
在购房业主提供的一份《望公府业主一览表》中不完全统计显示,目前已知有69套房源被掌握在20个单位及个人名下,这其中13个已知部分缴款金额约2.23亿元,另有7人缴款金额未知。
 
在这份名单中,已知备案或网签的房源35套,未备案的34套,除去国家电网两套,县信用社16套(正在核实中),剩余房源均为个人持有。
 
这其中就包括周先生、李先生在内的未备案的7位业主,与已经备案的11位业主意见相左,“已经备案的部分业主希望走破产清算,这背后肯定有小贷公司或者高利贷个人因素在推动,毕竟破产清算他们可以获益,而我们被开发商欺骗的真正的购房者显然没有任何益处。”一位不愿具名的购房者表示。
 
在这些维权业主中,谁是真正的购房者、谁是小贷公司网签或备案个人的身份,让维权购房者之间产生了间隙,身份的猜忌,成了大家商谈对策之余共同要面对的事情。
 
“虽然大家表面都在维权,但是诉求不同,只能寻求真正的业主结队维权,毕竟单个人的力量是弱小的。”前述不愿具名购房者说,“在与开发商维权的同时,也是我们真正购房者与高利贷群体博弈的过程。”他补充道。
 
陨落的红顶商人王保山
 
在对望公府项目事件调查采访中,购房者多次提及隆基地产实际控制人王保山,“是一位起步于河北省内政府部门的司机,靠着善于钻营人脉,近几年其主要业务是承揽全国各地的红色博物馆装修工程,业务遍及全国,但是在房地产项目开发上却是极为业余。”
 
据介绍,他操盘的望公府和另一个现名叫香橼墅(王保山任法人的河北金海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以下简称“金海岸地产”)的两个别墅项目,均面临同样的问题,由于资金问题而陷入债务纠纷,迟迟不能解决。
 
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隆基地产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王保山占股19%,郭豹占股51%(据接近王保山的消息人士透露其为王宝山司机兼保镖),法人王军峰占股比例不公开,该公司名下共有29起法律诉讼,除去11起为商品房买卖合同的诉讼外,多数为借贷融资合同纠纷,其任法人的金海岸地产公司亦有数十起商品房买卖司法纠纷以及融资借贷的司法纠纷。
 
据查证,由王保山控股(占股77.14%)的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参股或控股旗下地产公司、旅游文化传播、艺术品展览等子公司以及合作伙伴郭豹控制的融资担保公司,以及多方交叉持股,为其地产开发建设项目筹措资金。
 
通过雅虹文化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可发现,该公司承揽了国家博物馆、中国农业博物馆、中国政协文史馆、中国国际方志馆;地方场馆有杨松纪念广场雕塑、内蒙古博物院等场馆的装修工程,业务发展可谓顺风顺水。
 
1月31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雅虹文化发展集团公司门口看到,公司大门紧锁,多次敲门无人应答。
 
王保山一边操持的革命纪念馆装修生意越做越大,一边却是地产生意的一地鸡毛,他的“泰山鸿毛”让人难以捉摸和理解。
 
据接近王保山的消息人士透露:“王保山本身红色场馆装修项目很多也是很赚钱的,资金上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
 
至于望公府项目资金的问题,主要原因在于:“王保山不想支付高额利息,仅仅想支付本金及部分利息就了事,小贷公司和高利贷个人拿房抵账也就顺理成章了。”
 
真实情况是否如该消息人士所言,不得而知,然而,频繁的借贷纠纷及商品房买卖司法纠纷,最终还是让这位红顶商人深陷牢笼。1月31日,桥西区委宣传部向媒体披露,开发商实际控制人王保山因涉嫌诈骗已被刑拘。
 
王保山操盘的望公府、香橼墅两个别墅项目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许不久后将获得答案。
 
但是石家庄市政府部门对此事件“前倨后恭”的态度,却是石家庄众多房地产违规开发“积疴成疾”现象背后的真实写照和缩影。

关键词:石家庄 地王 望公府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0 次打赏

站内推荐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商务信息

本网站由中国房地产报新媒体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京ICP备17051690号-1
Copyright 2012 CRB New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