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深度 >

理想出轨 冯仑无缘野蛮生长

2017-08-07 18:22:15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一件事、一个公司,其价值往往并不取决于它本身,而是取决于它所存在的时间,生命力越久就越有价值。所以,一个伟大的人或者杰出的企业家,你要想拥有未来的事业,首先要对准备付出的时间在内心有一个承诺:一生一世,还是半辈子、三五年

  中房报记者 李栋 北京报道
  “一件事、一个公司,其价值往往并不取决于它本身,而是取决于它所存在的时间,生命力越久就越有价值。所以,一个伟大的人或者杰出的企业家,你要想拥有未来的事业,首先要对准备付出的时间在内心有一个承诺:一生一世,还是半辈子、三五年。”
  这是庞大的冯仑语录中的一句话。言犹在耳,这个在地产界有着“思想家”称号的地产商,却走在离他发家的房地产越来越疏离的路上,演出一码在公共语录上让外界看得彻底受益而在商业上看得模糊的冯仑万通戏。
  10月31日,万通地产发布公告,披露了要约收购报告书(修订版),其中要约收购价格由4.3元/股调整为5.49元/股,公司自该日起复牌。
  此前,万通地产因重大事项宣布停牌。公司控股股东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华控股”)因受让洋浦耐基特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海南万通御风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万通御风持有万通控股20.07%的股权,万通控股直接持有万通地产30.30%的股权),直至此时,外界才发现嘉华控股此前已经持有万通地产35.66%股权,此次增持使其直接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65.96%的股份,触发了全面要约收购。
  而在此之前,中国房地产报独家报道了冯仑的战略协同者天津泰达已经退出了对万通控股的投资,这意味着嘉华控股加强了对万通控股的控制,冯仑在万通控股的地位也变得岌岌可危。
  万通控股和万通地产成立于中国房地产刚刚兴起的上世纪90年代,在此前后,中国诞生了一批企业和企业家,万科的王石、恒大的许家印、复星的郭广昌等都在房地产市场纵横捭阖,搅弄风云,塑造了现今中国房地产市场格局。二三十年过去,这些风云际会的地产大佬依然在用各自的命运悲喜演绎着这个独具中国特色的行业故事,王石在用他与万科管理层的悲情为中国商业发展史提供前所未有的案例,许家印依然在用他的野心时常搅动资本市场。即使是好友任志强,也时常在用他的观点展现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冯仑与这些人同属一个时代,也互为好友,如今万通地产业绩疲软,面临被全面收购的命运,万通控股也将被嘉华控股掌控,冯仑本人开始逐渐淡去身上的地产商色彩,更多表现出了文化名人的姿态。
  “冯总思想很活跃,关注年轻人,充满正能量。”一位早年跟随冯仑在纽约打造“中国中心”项目的员工这样评价昔日老板。
  北京房地产界一位人士则认为,冯仑有关房地产的思想过于理想化,很难在现实中实施。
  冯仑在第一代地产企业家中是一个孤例,他交游广阔,文才出众,观点闪现智慧火花,提出了不少富有前瞻性的想法,但所经营的企业始终未进入主流之列,现在房地产行业剧变,他已经不能像他的一众好友们对这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地产思想大家
  “一定要记住,创业一种是勾搭,一种是爱情。”这是冯仑最近一次公开演讲中的一句话。幽默与文采是他说话与演讲的特色。
  冯仑毕业于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获得中央党校法学硕士、中国社科院法学博士学位,在中央党校读研时,冯仑遇到了影响他一生的人——导师马鸿模。马鸿模大家出身,性格强悍,闹过学运,组织过武工队,出生入死,最终官拜解放军正师职,分配到中央党校。冯仑当时是中央党校最年轻的学员,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党校。当时马鸿模留着光头,身着黑衣,抽着根很粗的雪茄。这样的形象让冯仑彻底拜服,并以其为榜样,着意塑造了自己的性格特征。
  1984年至1990年期间,冯仑曾先后于中央党校、中宣部、国家体改委任职,并在风云突变后被迫下海从商。
  作为一名企业家,冯仑著作颇丰,代表作是《野蛮生长》、《理想丰满》。在《野蛮生长》这本书里,他带有反思色彩地回顾了自己和“万通六君子”的创业史,评点了王石与牟其中,对诸多中国民营企业遇到的问题做了深刻分析,以特有的语言风格论述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原罪问题、合伙人、管理、金钱、政商关系、企业公民、企业家、幸福以及女人。
  牟其中可以说是冯仑独立创业以前的老板,他非常精确地指出牟其中作为中国最早的民营企业家身上具有的标本意义。抛开冯仑与牟其中的一些个人恩怨,冯仑认为牟其中身上具有第一代企业家普遍具有的江湖豪侠、英雄气节、政治情结非常浓烈等特点,发卫星、运作航母、炸喜马拉雅山等在商业逻辑上能够成立,但也指出牟其中的商业伦理、公司内部组织的落后,牟本人的创造力、想象力与社会体制的脱节与对立。
  具有戏剧性的是,牟其中后来公开撰文回应与冯仑的交往,认为冯仑的多处言论与事实不符,但对冯仑书中对牟其中所代表的第一代企业家所做的反思,牟其中未作回应。
  不管是定位于商人还是文人,冯仑注定是复杂的。在年轻人眼中,冯仑言语诙谐,催人奋进;在企业家朋友眼中,冯仑思想前卫,仗义中带有一丝狡猾。2015年初从万通地产离职的一个中层管理人士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描述了冯仑作为企业领导者强悍的一面,在万通地产的一次内部会议上,作为嘉华控股一方的一个高管在向冯仑汇报工作时安然而坐,引得冯仑拍案而起,怒喝对方为何不起身汇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敢劝说,最后会议不欢而散。“冯总和王忆会都是有领袖气质的企业家,性格强硬。”
  冯仑曾这样讲情调:“资本家的工作岗位,无产阶级的社会理想,流氓无产阶级的生活习气,士大夫的精神享受;喜欢坐小车,看小姐,听小曲;崇尚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
  “学先进”是为了自己成为先进;“傍大款”是为了结交好企业、自己成大款;“走正道”是为了避免走弯路,铸造永续经营的坚实基础。
  其中“崇尚学先进、傍大款”地产思想,冯仑落实到了万通控股的治理上。
  2009年时,万科以600多亿元的销售额夺取全国冠军,冯仑对内部发表《学习万科好榜样》,包括职业经理人制度、专业化等。
  或许也是参照万科引入华润作为大股东后带来的益处,2006年,冯仑引入天津泰达成为万通控股的大股东,王石曾为其实施这一想法表示赞同。通过2006年和2007年一系列的股权收购和定向增发(天津泰达),万通地产的土地储备(建筑面积)达到210多万平方米,市场业绩大幅提升。2007年,万通地产营业收入21.76亿元,比上年增长768%;净利润1.65亿元,同比增长461.14%。2008年,营业收入48.4亿元,同比增长122.44%;净利润5.27亿元,同比增长219.78%。
  乌托邦的理想
  “和潘石屹不同,冯总从来不推销自己的房子,而是一直在思考企业与制度的发展。”这是上述前万通员工认为的冯仑身上的最大特点。
  冯仑曾经提出很多关于房地产发展模式的构想,最广为人知的是他对立体城市的设想。在立体城市最早的宣传片里,所谓立体城市,20层楼居住,30层楼做花园,40层楼做酒店大堂,50层楼顶做个西红柿农场。一栋楼内,五脏俱全。在电子化的绿色城市里,帅哥靓女们用手指点造出一个个梦幻空间。
  但这样的设想在现实中寸步难行,从概念提出到项目落地,一直争议不断,不时传出立体城市在各地遭遇挫折的消息。
  去年10月28日,有消息称位于西安西咸新区的立体城市项目立体城市壹号暂停销售,并有进一步消息称冯仑坚守多年的立体城市项目正式宣告结束。不过,此项目后来调整为“垂直型理想城市综合体”,即在核心城市的核心地段用立体城市的理念做城市综合体。这种改变意味着包括新希望董事长刘永好在内的无数人寄予厚望的立体城市梦想终于在现实面前选择改头换面,绕道而行。
  遭遇挫折的还有他的订单式建房。早在2002年,已经嗅出互联网大潮袭来机会的冯仑开发出“万通筑屋”的产品,并完成过一些业务,包括当年后海边上的5400万美元的天价项目亥四号院,但因为市场、技术环境等不成熟,后来不再继续。12年后的2014年4月,冯仑又兴致勃勃地公布了自己的互联网地产产品——“自由筑屋”,其基本模式是,以自由筑屋线上平台为依托,让用户提前参与目标产品的设计互动和选择,达成一定的数量,则进行群体性的订单化生产。冯仑认为12年前算是超前的想法现在正逢其时,但事实证明,订单化生产房子仍然没有到来,自由筑屋的官方微博在2015年8月21日后再也没有更新。
  上述北京地产人士认为,“订单化生产根本无法实施,冯仑的想法太理想化了。”
  理想之花并未在现实中结出果实,具体的商业实践没有验证思想的可靠,但在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房地产行业中心总经理吴刚看来,冯仑的立体城市理念到现在依然很前卫,代表了城市未来发展趋向。
  地产生意小家
  在对立体城市以及其他设想的追求中,冯仑领导下的万通地产显然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开疆扩土。
  万通地产在1993年成立后曾经历过发展顺畅的阶段,2003年时的万通地产,资本金和本年度营业收入已经双双进入中国房地产企业的前十位。2006年引入天津泰达后,万通地产一度大放异彩,2007年,万通地产在135家A股房地产上市公司中,市值排名第十九名,现金流排名第五位,业绩增幅也位居前列。
  但冯仑在学习美国模式上达到了偏执程度,冯仑在这一年提出将凯德置地作为学习标杆,提出“滨海新区、美国模式、万通价值观”的发展战略,力争用5~10年时间,完成向房地产投资公司的转型。2011年4月,万通地产宣布将转型开发商业地产。此后又几次调整战略并进入新领域。
  因为经营业绩持续增长主要依赖于天津地区项目的经营状况以及商业模式的摇摆、探索与“过于理想”,近年来,万通地产市场份额逐步萎缩,已在房地产行业排名50位之外。地产界人士评价,“万通地产已经落后了,市场地位越来越显得微不足道”。此时,万通曾努力学习的万科早已经跨入千亿元规模。
  上述前万通员工表示,万通地产在战略上对传统住宅不感兴趣,2003年的时候就把开发分为住宅建设事业部和商用物业两大部门。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调查发现,冯仑时代的万通地产内部,与商业物业相关的部门就有多个,包括商用产品研发与设计中心、商用运营与管理中心、商用市场政策中心、商用投资与计划管理中心。
  “商用物业方面更想做持有型,住宅事业按照原有战略进行,但万通在战略上做了明确划分,想减少住宅在公司财务报表中的分量,增加商用资产在公司财务报表中的分量。这一点和其他公司不一样,如果战略集中在住宅,可能发展更快一些。做了这样的划分,无论资金怎么投入和分配,冯总的精力有限,会有不同的效果。”上述前万通员工表示。
  从融资端来看,万通地产相对保守,仅以银行开发贷款和债券为主,维持一个较低的负债水平,而且上市10年来坚持高比例现金分红。冯仑自己对此也有反思,2014年4月7日,他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在职MBA班《创新管理》课程上说:“2002年后,万通刚刚还完债,我们不想高负债,用高杠杆来撬动市场,结果万通失去了一段发展的好时期。虽然在这个时候万通依然赚钱,但是万通的创新没了。于是慢慢地,安全变成了企业最大的目标,万通开始了‘窒息式死亡’。”
  2014年,冯仑在万通地产掌握一切的时代开始结束,多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嘉华控股突然发难,要求冯仑兑现借壳万通地产时的承诺,万通地产业绩不佳就要退出。动荡之下,早年跟随冯仑的一批下属纷纷离职,包括总经理云大俊,副总经理郑沂、杨毅清、杨建华,商用运营与管理中心负责人许良飞等。
  如今,万通地产面临被嘉华控股全面收购,工商资料上冯仑依然是万通控股的董事长,但随着天津泰达退出对万通控股的投资,嘉华控股受让洋浦耐基特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海南万通御风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而万通御风持有万通控股20.07%的股权,冯仑与“万通”的关系进一步疏离,对万通控股的掌控或已经丧失。
  现在,冯仑更多以其个人公众号“冯仑风马牛”对外露面,这位昔日地产大佬侃侃而谈教育、岁月与创业等内容,拥有一批粉丝,以新媒体人这样的全新身份传递自己的思想。
  有种商人,致力于不因个人财富而被写进历史,亨利·福特、史蒂夫·乔布斯,都是属于这一类,他们就像作家陈忠实渴望有一部垫棺作枕之书,希望有一天因自己的创造而被铭记,我们从冯仑身上看到了他的这种追求。然而个体的梦想历来不被提倡,中国商人的商业理想注定要经历层层审视与考问,其中夹杂正常又理所当然的商业竞争,败局时常上演。不止冯仑,无数的商场梦想家在渐行渐远。

关键词:冯仑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0 次打赏

站内推荐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商务信息

本网站由中国房地产报新媒体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京ICP备17051690号-1
Copyright 2012 CRB New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